黄山游记

    记忆中的亲临黄山已是十余年前的事了,对于黄山的印象也已渐渐模糊。此次,由于女儿的强烈要求,再次踏上了黄山之行。都说: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。那么,就让我好好重温一下十几年前的黄山记忆吧……

    大清早,我们的旅游巴士就来到黄山脚下的汤口镇,当地导游让我们换乘了黄山景区的专用巴士,当时还挺纳闷:为何非得乘坐他们的巴士?直到汽车行驶一段路程后方知,这里的山路十八弯,车轮在蜿蜒的路上盘山而上,无数个峰回路转,多车交汇。如果不是熟悉此地路况的老驾驶员还真不敢轻易尝试。

    此起彼伏了20分钟后,我们终于到了黄山的慈光阁索道处,此时的天空灰蒙蒙的,因为黄山地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区,全年多雨,差不多有两百多天在下雨。来的前一天就在默默祈祷,希望上山后依然可以看到我们最爱的太阳公公。

    缆车在滑轮的作用下平稳地向山上行驶,坐在车厢中的我们几乎感觉不到它在前进,只看到下山的缆车和两边的悬崖峭壁在不断地向身后闪去。由于天气原因,看不到缆车下的美妙风景,但耳边依稀飘入一些“哗哗”的小瀑布声,以及“叮咚”的山泉声,思绪渐渐被这些悦耳的声响吸引了去……忽然,车厢中蹦出了女儿响亮的欢呼声:“好漂亮啊!”只见小妮子满脸兴奋地指着窗外,原来旁边的山壁上出现了很多的小松树——黄山松,它们吸黄山之灵秀,受日月之精华,以石为母,破石而出,顽强地扎根于原岩裂隙之间,遍布在千峰万壑之中。它们或依岩挺拔、或独立巅峰、或悬挂绝壁,千百年来牢牢守护着这座灵山。

    缆车很快到达了终点,走出索道站,果然下起了沥沥细雨,虽在意料之中,心中不免有些失落。一阵清风吹来,稍有些凉意,却也使人心旷神怡,茅塞顿开。既来之,则安之,纵观烟雨中的黄山也是别有一番风味,仿佛一缕柔薄的纱巾罩在美丽的新娘头上,平添了几分娇柔与神秘。

    没多久,导游就带我们来到了黄山景区的标志性景点——有名的迎客松。作为黄山的代名词,迎客松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,枝叶依旧茂密如初,她宛如一位好客的主人,挥展双臂,热情欢迎着每一位慕名而来的宾客,而身着五颜六色雨衣的宾客们也纷纷和这位好客的主人合影留恋。

    拜别迎客松,我们继续向西行进。走过幸福桥,穿过天海美食广场,我们向黄山的第二高峰——光明顶出发。沿着漫长的石级而上,我们个个气喘吁吁,但依然士气浓烈。渐渐地雨停了,云散了,大家的脚步也仿佛轻快了。一刻钟后我们成功登顶,站在高高的山峰上,领略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真好。导游向我们介绍,光明顶位于黄山中部,海拔1860,与天都峰、莲花峰并称黄山三大主峰,因为这里高旷开阔,日光照射久长,故名光明顶。可观东海奇景、西海群峰,炼丹、天都、莲花、玉屏、鳌鱼诸峰尽收眼底。遗憾的是,今天天公不作美,我们也只能随着导游的生动解说满脑子畅想。

    由于时间关系,我们没能攀登著名的莲花峰,而转道游览了位于黄山北海的始信锋,此锋小巧玲珑,三面临空,悬崖千丈,风姿独秀。相传,明代黄习远自云谷寺游至此峰,如入画境,似幻而真,方信黄山风景奇绝,并题名始信,后渐名传遐迩。我们循着前人的足迹,向上攀登,锋腰西侧的参天大松树吸引了我们的眼球,只见它们沿坡而生,苍劲多姿,奇态万状,果然应了那句:不到始信峰,不见黄山松。”大家纷纷驻足合影。继续往上前进,太阳已高高悬于天空,周围的雨雾也已悄悄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黄山的另一奇观——云海。从峰顶向远处的山峰望去,可见各山峰间云雾相互幻化,似海非海,高低沉浮,好似神仙居住的“蓬莱仙境”,令人浮想联翩、羡慕不已。一阵轻风拂过,眼前又呈现出了另一种奇特的景象。原来,若隐若现的云海总是那么的飘忽不定,清休宁人吴应莲痴迷于黄山云海,写下了《黄山云海歌》。清朝武官江鹤游后对黄山云海赞句为:白云倒海忽平铺,三十六峰连吞屠。风帆烟艇虽不见,点点螺会时有无。可见黄山的云海是有多么的奇妙。 云雾越是扑朔迷离,则怪石愈怪,奇峰更奇,则更加深了它们诱人的艺术魅力。

    黄山一年四季风景各异,记得多年前是春游,此次是夏秋交接之际,虽说游的是同一片山,却依然有种初登此山的感觉,让人意犹未尽。黄山,真的值得一游,如果有机会,我想我还会再临黄山,再去发掘它更多奇妙之处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董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