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切为了母亲和孩子”演讲(四):感控靠大家 感控为大家

   感控靠大家,感控为大家。借这个机会,和大家分享几个感控小故事。感控故事的主角有你、有我、有孩子、有母亲。

第一个故事:欢迎来医院上班

   医学生毕业后,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,满心欢喜到医院上班,医院整洁的病房,干净的桌面,看上去是那么亲切。但是请注意了,这里真的干净吗?

   院感科对医生每天喝水的杯子采样,发现杯口有致病菌。中午要休息了,院感科对值班室的被子采样,发现了致病菌。而这些致病菌很有可能已经被我们开心的服下,与之共眠,下班还不忘稍带些回家,和家人一起分享。

第二个故事:关于安全的母乳

   有一次,去病房巡查,发现有一位产妇在用吸奶器吸奶,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初乳,是要送去给住在新生儿科的孩子吃的。我一看她的吸奶器,就有点慌了,外壁有污渍不说,内壁好像还有前一次的奶渍。问他们,吸奶器是怎么消毒的?就是开水冲一下,住院这些天都这样,又没有办法消毒的。那送去新生儿科,孩子不就有隐患了?于是,采集新生儿科的奶库母乳,果然菌落数大大超标。后来与护士长沟通,在措施上有了改进,增加了巴氏消毒柜。觉得还是不够,如果产妇出院以后呢?妈妈上班以后呢?于是,我们就可能污染的环节进行采样评估,课题研究,提供安全可操行性的宣教资料,为的就是有一个安全的母乳。

第三个故事:老专家的转变

   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,对医院在手卫生上花费好几十万一年颇为感叹,觉得真是有些浪费了。

   有一次,老专家去美国,顺道参观了耶鲁大学,行程的最后是院长办公室,院长办公室门口有六个立柱,讲解员要求大家结束参观的时候做手卫生,立柱上是手卫生的设施。在回国的机场等候的时候,去披萨店买东西,收银员是一个墨西哥黑人,老专家打心里感觉这个黑人看是偷渡来的,老专家直接把钱递给小哥,就要取披萨,黑人小哥却要求他在旁边手卫生设施,洗手后再取。此一刻,他感觉自己根本不是什么专家教授。此时才确信手卫生的重要性,回国后就立马改变了对手卫生的态度,从此成为手卫生的倡导者。

   三个小故事分享了,感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提灯女神南丁格尔在克里米亚战争中,带领一群受过简单训练的护理人员,对伤员进行了照顾,把伤员的死亡率从50%降低到2.2%。以前的战争,一半人死于战场,一半人死于受伤后的感染。魔鬼存在于感控的任何细节中,稍不留神,就会肆虐,疯狂的吞噬人们的健康。从事这个工作,深知这里面的严重性,深知里面的责任重大,前路艰辛,也要负重前行,希望在工作中能够得到更多人对感控工作的理解与支持。

   感控工作,任重而道远。除了保护患者的安全,更是为我们自己的安全。为了孩子和母亲,需要患者参与,更需要全员参与。(演讲者 戴晓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