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院惊现神秘板凳,谜团引人深思

   我院急诊输液室人声海海,某一天,突然多了5张板凳,过了几天,又多了10张。这些不明来历的神秘板凳,能不能贸然使用?它们究竟从哪里来?

两次惊现手工板凳

   5张手工板凳整整齐齐摆放在输液室,科室里的人都不知道板凳是从哪里来的。输液室兼急诊科护士长陆飞亚试着坐了坐,板凳样子虽然简单,坐着倒挺舒服,也很稳当。但是,板凳是从哪里来的呢?不明来历5张凳,是不是有人放错了地方,总不能贸然使用吧?

   陆飞亚琢磨着,“这几张凳子给你们用”,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硬邦邦的声音。回头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医院里的瞿师傅。陆飞亚想再问几句话,瞿师傅转身就走了。过了几天,科室里又多了10张板凳。难道又是瞿师傅?这次,陆飞亚忍不住去求证。

   原来瞿师傅有一天在输液室干活,输液室大多是挂盐水的孩子及家属,那天他看到有个妈妈抱着孩子挂盐水,脚没处使劲,很吃力的样子。由于挂盐水的孩子多,一些陪同的家长全程站在孩子身边。瞿师傅就自己动手做了一批板凳,刚开始做了5张,他让抱孩子的妈妈搁了下脚借力,发现板凳低了些,就又新做了10张略微高一些的。

   “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!这些板凳可以搁脚,擦擦干净也可以坐,很实用。”陆飞亚说。

冷面瞿老头,热心瞿师傅

   瞿师傅本名瞿建富,是医院总务科职工,妇保院建院他就在编在岗,明年他就要退休了,是一名实实在在的老妇保人。医院里有人喊他“瞿老头”,大多数人喊他“瞿师傅”。

   “严肃、有时候很凶的,有点怕他……”说起瞿师傅,大家都说他一副冷面孔,可是和他冷面冷语形成鲜明对比的,却是他的认真负责和古道热肠。这么多年,在医院他做过基建、采购、水电工……各种各样,凡是他经手的活,没有一样做得不到位的。2003年非典时期,医院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息,而瞿师傅仍然在院参与科室改建工作。

   “有一次我骑电瓶车来上班,停好后车钥匙插在电瓶车上忘记了。瞿师傅看到了,他不知道是谁的电瓶车,几乎把整个医院寻遍才寻到我,把车钥匙交给我就走了。”检验科陆理英说。类似这样的“小事”,医院职工七零八落说了一大堆。“严肃是真的严肃,人也是真的好人。”不知道谁,在七嘴八舌里,冒出这么一句,这句话马上获得大家的认同。

老妇保人的精神劲儿

   问起瞿师傅关于板凳的事,他一边忙着活计一边说:“老都老了,不要表扬我了!这么多年了,对医院是有感情的,总是心痛相(“心疼”的意思),总是想医院好的。”说起大家称赞他工作做得到位的事,他说:“做事情么要认真点。”说完,继续做他手里的活。

   话不多,挺实在。做事认真,为医院、为病人着想,一代又一代妇保人,秉承着这样的精神劲儿,为妇保院的事业、为全区妇女儿童的健康立柱架梁!

   清廉医院建设当时,神秘板凳引人深思,妇保好人值得褒扬,点滴做起弘扬正气。为老妇保人的精神点赞!(詹超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