奋斗所到处,青春恰自来

      2019年9月1号,我成为了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麻醉科的一名规培医师。对麻醉学,我充满了好奇和期待。记得刚来到科室时,面对曾经实习的环境,我的内心充满喜悦,却又略带彷徨。作为一名麻醉学小白,不但需要认真学习临床麻醉工作,也需要从头学习基础医学知识。一时间千头万绪,无从下手。

      但时光荏苒,回顾一年来在麻醉科进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点点滴滴,感慨良多。

麻醉科医生永远是脚蹬风火轮的超人。手术前一天,我们需要去病房访视拟行手术的患者,了解患者病情及相关查体和辅助检查,再把病历汇报给上级医生。如果是危重患者,还要和相关科室的主任一起沟通病情,讨论麻醉方案,进行麻醉前准备。手术日的早晨要提前半小时到科室,检查麻醉机、监护仪,准备麻醉药品等,然后参加晨交班。每天晨交班会有2、3例疑难危重病例汇报,大家一起分析讨论,最后由主任点评,这让我学到了很多知识。晨交班一结束,我们便马不停蹄地进手术间开始一天的麻醉工作。从麻醉诱导、气管插管、动静脉穿刺,到填写麻醉记录单,术中患者呼吸、循环、输血、输液管理,再到手术结束气管拔管,送患者到恢复室,最后安全护送患者回病房,每天都过得忙碌而充实。

      记得有一天,和手术室“夜班瘟神”周俊老师值夜班,晚上十二点,脑外科电话通知,十分钟后有两个脑外科脑出血急诊病人,情况危急,需要立刻手术。同时,普外科电话又过来了,有一刀砍伤腹部的病人需出血很多,需要立刻手术探查腹部。我与周俊老师一人负责一台脑外科手术,备班半个小时后赶到,负责普外科手术。

      对我一个初出茅庐的麻醉规培医生来说,在上级医生的指导下负责一台脑外科手术,仍感压力山大。病人进来后浅昏迷状态,拿着麻醉知情同意书与家属沟通麻醉选择和麻醉风险。在准备诱导前,发现病人口中有呕吐物,躁动不安。当时,我的脑海里最可怕的反流误吸闪过,立刻让护士准备吸引器,连接吸引导管后尝试吸出时,由于大块的食物残渣,导管难以吸出,立即去除导管,直接用吸引器皮管吸出病人的呕吐物。吸引干净后有条不紊的按照饱胃病人开始静脉诱导麻醉。在脑外科医生消毒铺巾的间隙,进行的股静脉穿刺和桡动脉穿刺,由于有B超的引导,穿刺很顺利。手术一直持续到凌晨五点,下夜班后,虽然精疲力尽但是也收获很多,尤其是对待危急病人的麻醉,以后从容了许多。

      刚进科室时,贺主任就对我们说,我们都是一家人,我们是她最喜爱的孩子。一来麻醉科,我就感受到了科室“家”一般的氛围,主任和各位老师会悉心指导我们的学习,同时还会注重我们的心理健康和身体素质,甚至我们的个人大事——谈恋爱。

      当老师们知道我还没有女朋友时,都热心地帮我介绍。平时心里有什么疑惑,也可以向他们倾诉。虽然,我们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,但我们也是朋友,更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。我爱这个家一样的科室,在这样的地方,在主任和各位老师的呵护下,我们得以茁壮的成长。

      生活就像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河,人们倘佯其中,感悟生命的真谛。在这一年多时间里,我不仅得到了麻醉学理论实践的初步训练,在做人做事方面也有了正确方向和明显进步。这些终生难忘的经历,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,在今后的道路上我仍将不断地从中获益。也为我后面两年的规培学习打了一个坚实的基础。